• 個稅法草案二審:維持5000元起征點 稿酬所得收入額減按70%計算

    作者:來源:訪問:時間:2018-8-28 16:25:13

    8月27日,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二次審議。

    經過一審以及公開征求意見后,二審草案稿有了一些新變化,比如專項附加扣除新增贍養老人支出,勞務報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許權使用費所得給予20%費用扣除,稿酬所得收入額減按70%計算等。

    但外界高度關注的起征點(即基本減除費用標準)維持5000元/月(6萬元/年)不變,綜合收入適用的最高邊際稅率仍為45%不變。

    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相關負責人向大會報告,建議提請本次會議審議通過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收入所得稅法》的決定(草案)。

    有業內專家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二審稿最終獲得通過的可能性很大。這意味著個稅法修正案有望2019年1月1日起執行,而工薪階層將于2018年10月1日先行享受到5000元/月起征點的減稅紅利。

    為何將起征點定在5000元?

    5000元起征點是不是太低?

    此前為期一個月的個稅法修訂草案公開征求意見,共6.7萬人參與,提交意見超過13萬條,公眾對個稅法的高關注度可見一斑。將5000元/月的起征點進一步提高,是部分參與公眾共同的訴求。

    2011年通過的個稅法修正案,將起征點從2000元/月提高至3500元/月。7年之后,物價、生活成本等均有上漲,起征點需相應上調。

    8月27日,仍有民間智庫致全國人大常委會的修訂建議,建議將起征點提高到10000元,居民每個月用于滿足最基本生活需要的支出不應繳稅,以5000元作為起征點,部分省市居民將超標繳個稅。

    我國地區差異較大、生活成本差異較大是既定現實,大城市居民對起征點有更高的期待。

    6月22日,個稅法修正草案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分組審議時,部分人大常委會也建議考慮到工資占GDP的收入比例,再考慮物價上漲和通貨膨脹的情況,以及現在應該采取有力的措施刺激消費,個人所得稅的起征點還有進一步提高的空間。

    有全國人大常委表示,個稅起征點從每月3500元調整到5000元,對于北上深廣是一個不太明顯的數字,但對中西部地區是一個非常大的數字。由于各地收入數據、繳納個稅地區分布等數據不詳,起征點究竟定在什么水平,各方爭執不一,建議相關部門提供更詳細的數據。

    為何將起征點定在5000元?6月19日,財政部部長劉昆就一審草案作出說明,這一標準綜合考慮了人民群眾消費支出水平增長等各方面因素,并體現了一定前瞻性。

    “雖然有人覺得5000元的標準離預想的有一定差距,但是如果大家仔細算一下,這次改革是綜合改革,除了提高5000元基本減除標準之外,同時增加了一些專項附加扣除,擴大了低檔稅率的級距。可能你以前適用的是10%的稅率,個稅法修改以后就適用3%的稅率,這是一個綜合減稅的過程”,全國人大法工委相關負責人對《人民日報》記者表示。

    的確,因為引入專項附加扣除、擴大低稅率級距(草案擴大了3%到20%三檔低稅率級距,從原來年應納稅所得額“低于10.8萬元的部分”,擴大到“低于30萬元的部分”),中等以下收入群體稅負會有明顯下降。

    不過,二審稿新增的部分內容,包括勞務報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許權使用費所得給予20%費用扣除,稿酬所得收入額減按70%計算,是對現行個稅法相關規定的延續。但這三類收入與工薪收入合并征稅后,原本適用20%的比例稅率,將統一調整為適用3%-45%超額累進稅制。部分收入來源較多、高收入群體稅負會增加。

    二審草案仍需經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若翻看2011年個稅法修正過程,當時二審稿起征點也維持一審稿的方案(由2000元/月提高至3000元/月),但在最終表決時,起征點上調為3500元/月。

    專項附加扣除會簡化手續

    專項附加扣除,跟公眾利益密切相關。一審草案引入專項附加扣除,包括子女教育支出、繼續教育支出、大病醫療支出、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二審稿在此基礎上,新增了贍養老人支出。

    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相關負責人向大會報告指出,有些常委會組成人員和有關方面提出,為了弘揚尊老孝老的傳統美德,充分考慮我國人口老齡化日漸加快,工薪階層獨生子女家庭居多、贍養老人負擔較重等實際情況,建議對于贍養老人支出,也予以稅前扣除。

    二審草案還明確,“專項附加扣除、其他免稅所得等由國務院確定,并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這意味著,專項附加扣除如何扣除、扣除標準如何,仍有待國務院相關文件明確。

    “有人算過一筆賬,專項附加扣除加總起來,人均扣除額度大約在2000元左右。因為基本費用扣除標準為5000元,專項扣除標準需與之相適應。引入專項附加扣除,考慮到個體支出的差異,對基本家庭民生支出給予扣除。” 北京大學教授、中國財稅法學研究會會長劉劍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北京國家會計學院財稅政策與應用研究所所長李旭紅指出,專項附加扣除要實行限額扣除的原則,如貸款利息支出,如果不予以限額扣除,可能就會推動加杠桿,使更多的納稅人著力于貸款買房以抵個人所得稅,對于房地產市場的穩定不利。

    具體如何扣除,究竟是據實列支、憑票扣除,還是人均指定標準扣除?操作規范還有待個稅法實施條例來明確。據《人民日報》,“原則是盡量簡化手續,便于操作。在設計流程時,能通過信息系統查驗的,盡量不要求納稅人提供證明”。

    “二審稿最終通過的可能性很大。個稅改革很難一步到位,這次修訂通過之后,圍繞起征點、綜合納稅、專項附加扣除、家庭合并納稅等還會不斷完善”,劉劍文表示,這次關于最高邊際稅率問題,費用減除標準,都沒有修改,關于反避稅也沒有規定,所以未來還要不斷完善,不是這次修改之后就完畢了。

    TAG:

    掃一掃關注我們

    更多精彩盡在微信公眾號

    Copyright @ 2018 江蘇南通三建建筑裝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蘇ICP備17070098號

    技術支持:中信商務
    京城cnc